首页 > 布谷新闻 > 布谷旅游节

潮汕,那些湮没在历史风雨下的古村

2016-07-13 10:43:51浏览次数: 2221

潮州古城位于广东省潮州市内,有“三山一水绕城廓”的自然景观,更有以潮州方言、潮剧、潮州音乐、潮州工艺、潮州菜和潮州工夫茶等为代表的自成体系、独具一格的旅游文化。

广东的另一面精彩由此开始

潮州古城位于广东省潮州市内,有“三一水绕城廓”的自然景观,更有以潮州方言、潮剧、潮州音乐、潮州工艺、潮州菜和潮州工夫茶等为代表的自成体系、独具一格的旅游文化。

blob.png

“三一水绕城廓”的景观只有爬到对岸的上才能看到,我们的老师别看在科室里讲得一本正经,没想到她带我们出来实习还这么厉害,带我们到了那么多冷门的地方,看到了很多人都没有机会看到的人文景观,在这里还真的很感谢我们老师~blob.png

从高处看,我们才能感受到水系与城市的关系。韩江是潮州人民的生命源泉。但在古代的韩江却被称为“恶溪”,因为这里常有鳄鱼出没,严重威胁着当地百姓的生命安全。江面上有一个神奇的桥,造型独特之外,它也是潮人的精神支柱,更是美的象征。是一座沉淀着中华文明的历史之桥、文化之桥。blob.png

来到潮州古城,很明显能发觉到古城保存的完好程度好于之前的三河还有龙湖古寨,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潮州市区就在古城旁发展了起来。所以现在的牌坊街已经成为了商业一条街了,周边的古建筑都得以很好的保留下来。

古港樟林,与会安古城的差距也许只是少了游客

blob.png


实习途中,我看到了以前未曾了解过的村落,它们破败之余散发的魅力使我着迷。广州周边的村落、古港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整饰一新的村子游人如,各种文创产品都在这里出售,好不热闹。的那对比那些不在珠三角区域的古村落来说,由于偏居一隅,几乎无人问津。有虽然的列入了第一第二批广东古村落,经过实地的走访,发现它们仍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发展。blob.png

在潮州及汕头考察的是龙湖古寨和樟林古港。次两处是研究潮汕移民文化、商业文化、建筑文化、民俗文化不可多得的大型民居聚落。龙湖古寨地处潮汕平原,古时陆路交通不便,大宗货物运输多通过水运,由于龙湖具备水陆交通的特殊位置,自然而然地成为历史上潮州的物资集散地之一,逐渐成为繁荣的商埠。后因海岸线的南移以及中英天津条约,汕头港崛起,龙湖古寨逐渐衰落。blob.png

明万历年间(1573-1619)近海渔业大有发展,这里迅速成为“渔鲜盈市”的埠头,樟林开始名播潮州。清开海禁,沿海各省商贾渔船,来往更加频繁。因广东商船大桅杆上部及船头均油红漆,故有“红头船”之称。同样的,因为海岸线的南移,汕头港的崛起,樟林古港所在的东里镇变成衰败的内陆乡镇。blob.png

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有三个重要起源地,也是三个地标,它们分别是南宋时期的福建泉州港、元明时的漳州月港,以及清朝中叶的樟林港。 历经两个世纪的变迁,樟林古港的新兴街繁华不再,但遗迹犹存。blob.png

谁会想到,水泥马路边上不起眼的村子却是曾经繁华至极之地,漫步于寂静的老街,古色古香的货栈铺户依稀可辨,一楹一柱、一砖一瓦却因风雨冲洗褪尽颜色,老街难掩满脸沧桑。

blob.png

红头船事业的发展,使樟林港日益繁荣昌盛,外地客商纷纷前来。一时间,樯橹如林,商贾似云。樟林埠,被喻为“通洋总汇之地”。

而如今烟云散尽,又似满眼荒芜。回顾樟林的过去,看看樟林的现在,不禁思考,如此繁复精美的古港就要这样在风雨中慢慢坍塌了吗?

古港樟林,与会安古城的差距也许只是少了游客

当你走到一个你未曾耳闻的老街或者是古城,那种非自主的相遇,让你好像卷进了历史的洪流之中。那些好似与你无关的人和事,此刻却以如此自然、亲切的面貌出现在你身边。blob.png

龙湖古寨和樟林古港这两处历史遗迹的对比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其保护和开发的问题。龙湖古寨的建筑遗址大部分都保存完好,而且许多当时显赫的府第、祠堂都为游人设有简介牌。龙湖古寨内的建筑有一部分如今变成普通民居,布局上依然维持着村落的形态。blob.png

总体而言龙湖古寨的古建筑保存的完好度较高,观赏性较强。而因樟林古港而兴盛起来的古城其规模比起龙湖古寨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呈现出来的文化多样性更是让人叹为观止,但多数建筑却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当年盛极一时的“ 八街六社”,如今只剩下“新兴街”保有全貌,却也已是破败不堪,街上曾经可承载上百斤的栈房,历经风吹日晒,有的早已不能住人,有的住了人家,却悄悄改变了里面的格局。blob.png

清咸丰八年,中英天津条约规定将潮州辟为通商口岸,因潮州民众强烈反对,加上南海滨线逐渐南移,咸丰十一年,中英双方改汕头为通商口岸,汕头港和樟林港从此随之崛起,西港和潮州其它港口一样,其海运口岸的功能逐渐退化。龙湖自迩也成为内陆镇。blob.png

古寨有一个小小的城门,走进去是一条笔直的街道,街道两旁是以前的商户,现在都关门了,只有一家卖药的还有卖特产的让我留下了印象。一走进去我就开始脱离2个班的大部队了,看见一个好似荒废了的屋子,里面长满了草木,于是走了进去。发现门口还停了单车,这里除了蚊子再也看不到什么。blob.png

blob.png

走到龙湖古寨外围,是一条江,水平面应该已经可以漫过寨子了。但是有一个很高的河堤,河堤上有一些垃圾,看见一位拾荒者,一位很特别的拾荒者。因为他正在用笔写着什么,银白色胡须和头发看起来有了艺术家的气息。继续往里面走,却看到了一个人生活起居的一套家具,挂在墙上的20年以前的收音机,仍然会走的时钟,还有摆放在木桌上的一套工具。看起应该是还有人在这住吧,是那种忽然间人走了,东西在尘埃中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样子。

blob.png

我也有个不断变化的故乡,村口的柏树砍剩一棵,村内石板路仍然光滑油亮,但旁边已是颓圮。我目睹着河水慢慢枯竭,河道只有裸露的岩石和垃圾,我也经历过从小城市到大城市的生活,城市带来的变化对于我来说似乎还不能完全接受。

我所爱也是所惋惜的是那些远去的家乡,以及其他已经衰落的村落。福州土楼和黄下的西递宏村已经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而广东这些偏居一隅的村落,是因为什么原因渐渐远去?


上一篇 初溪土楼:客家游子梦牵魂绕的家
下一篇 开平,一个有且不仅有碉楼的旅游胜地
返回列表

更多+布谷旅游节

400-155-8899
客服工作时间:9:00~18:00(周一至周日)
联系合作
 
400-155-8899
kefu@365bugu.com
商务合作
 
400-155-8899
bugu@365bugu.com